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诚信价值观建设变迁探析

发布日期:2019-11-12 05:48   来源:未知   阅读:

  诚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内容,也是公民道德建设的重点。

  政务诚信是党和国家取信于民、取得改革成功的重要基础,公职人员尤其是党员干部的作为直接影响着政务诚信的实现。为政清廉才能取信于民,秉公用权才能赢得人心,腐败则是政务诚信的腐蚀剂。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我们党始终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放在突出位置,政治领域的诚信价值观建设则是其不可或缺的道德基础。如何约束和规范政府与市场、党群、干群等关系中的“公权力”使用,切实履行“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政治承诺,既是政治体制改革和党风廉政建设的重点,也是政治领域诚信价值观建设的根本。随着改革从经济领域向政治领域的深化推进,社会各界对政务诚信问题关注度持续升高,这一变化趋势在春晚小品的数量变化中也得到了充分体现。

  20世纪80年代,在政治体制改革启动初期,解决权力过分集中而带来的政务诚信问题是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和开展反腐败斗争的重要内容。在1980年8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指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和干部制度中的主要弊端是官僚主义现象,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家长制现象,干部领导职务终身制现象和形形色色的特权现象。其中权力过分集中是现行制度弊端中的总病根。”③这种权力过分集中的现象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政府与市场关系中有集中体现,公权私用、权力寻租等问题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小品《送礼》就是在改革逐渐铺开、政企逐步分离的背景下,刻画了一名为获得项目审批而向政府官员送礼、走关系的企业负责人形象。小品反映了改革开放初期,市场等价交换原则向公权领域渗透,从而产生权力寻租现象,展现了艺术作品的“警世”“醒世”功能。小品选题与这一时期的“整风”、“纠正不正之风”等活动高度契合,反映了党和国家反腐败、反特权的鲜明立场和坚定决心。

  20世纪90年代,在市场利益诱惑下的公权私用现象更加凸显,“权为民用”成为政务诚信建设和反腐败的明确目标。随着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深入发展,“中国的经济体制、社会结构、利益格局和人的思想观念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各种社会矛盾凸显,各方面体制机制还不完善,一些领域的腐败现象仍然易发多发,甚至呈现发展蔓延的趋势”。④公权力越轨现象愈加盛行,官员虚报政绩、以权谋私、贪污腐败等行为严重污染了政务诚信的空气。小品《牛大叔“提干”》《打扑克》《戏里戏外》犀利批判某些基层干部无视百姓利益,公款吃喝,空头许诺,图私利而不为民办事,违背了诚信为民的价值原则。春晚小品通过个案故事以点带面,反映了百姓对于政务诚信的普遍期待、党和国家对于政务诚信的大力倡导。这一时期,中央先后出台了《关于员在经济方面违法违纪党纪处分的若干规定(试行)》《中国纪律处分条例(试行)》《中国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试行)》《关于实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的规定》等制度规范,进一步约束公权力使用,制度反腐成为党内高度共识。

  21世纪以来,随着我国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改革继续前行的阻力加大,突破利益固化藩篱的难度加大,反腐形势依然严峻,从严治党成为政务诚信价值观建设和反腐败的关键。这一时期出现的个别干部以过节和发展兴趣爱好等为渠道收受贿赂的隐性腐败现象,一些公职人员为升迁而投机钻营的不正之风屡见不鲜。“用人腐败和用权腐败共存,体制外和体制内挂钩,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权权交易同在,利益关系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形成了‘共腐关系圈’”,⑤严重损害党的肌体健康。小品《我就这么个人》《人到礼到》《投其所好》都从不同角度评判了这些腐败现象,呼吁公职人员树立诚信形象,践行勤俭清廉的价值理念。21世纪以来,特别是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大力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以零容忍态度严厉惩治腐败,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⑥显示出这一时期诚信主题小品与现实生活中的党风廉政建设的高度合拍共振。

  “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的改变而改变。”⑦改革开放改变了我国的社会结构和人们的生活方式,也深刻改变了人们的价值观念。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壮大和交通通信技术的快速创新,社会公共生活领域不断发育,实现了从封闭到开放、从单一到多样的变迁跃进。社会交往空间日益扩大,交往对象日益复杂,交往关系呈现出个体化、即时性、多样化等时代特点。在剧烈、深刻的社会嬗变过程中,传统诚信价值观不断受到挑战。40年来,社会诚信主题春晚小品数量的快速攀升,折射出人们对社会领域诚信问题的高度关注和深刻反思。

  20世纪80年代,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为诚信价值观建设指明了方向,但“假大空”等旧有价值观念仍在影响着人们的社会生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全面拨乱反正、解放思想,重新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但受“”的影响,这一时期社会生活中的媒体宣传尚未彻底摆脱“政治挂帅”、“拔高造神”等浮夸失实风气。在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中,儿子抓歹徒立功,电视台导演要“虚构”拍摄英雄母亲一天的生活来从侧面宣传影响,力图塑造“高大全”的英雄和英雄母亲,最终被英雄的母亲拒绝。小品传递了人民对于新闻报道实事求是原则的认同和渴望,反映了党和国家对于社会领域诚信价值观建设的呼唤。

  20世纪90年代,经济领域的等价交换原则向社会领域蔓延,人际互信成为社会领域诚信价值观建设的重要内容。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人与人之间的社会交往关系蒙上了利益交换的色彩,利益成为人们交往中的重要权衡因素,社会价值取向日趋功利化,传统人际交往关系中的诚信价值准则不断受到挑战和考验。小品《陌生人》《路口》《我在马路边》异曲同工地展现了乐于助人、拾金不昧反被误解的尴尬情景,揭示了社会诚信缺失带来的人际交往成本增加、诚实好人难当的道德困境。小品《拆迁变奏曲》以城市化进程为背景,讲述了一对夫妻面对拆迁分房诱惑而“假离婚”的故事,反映了现代社会转型过程中人际诚信经受的利益诱惑和现实考验。基于以上情况,中央颁布的《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中明确提出以诚信为重点,社会道德建设不断深化。

  21世纪以来,社会信任缺失程度加深,重塑社会交往信任成为社会领域诚信价值观建设的重点。入世以来,对外开放和市场竞争的深化加剧了劳动力的流动性,社会的“陌生化”特征愈加显著。特别是随着网络交往空间的拓展,“陌生人社会”隔空交往的特点给社会交往信任的培育带来了更大挑战。赵本山的《卖拐》《卖车》《功夫》小品“三部曲”显示传统“熟人社会”的高度信任关系为变迁中的“陌生人社会”所瓦解。小品以骗术被识破为最终结局,向社会彰显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法治正义和诚信价值理念。在这一时期,“南京彭宇案”“佛山小悦悦事件”等社会热点多次见诸报端,引发社会关于“老人摔倒该不该扶”“为何英雄流血又流泪”等问题的热议。剖析这些事件及其引发社会舆论的根源,归根结底在于社会信任缺失而导致的道德怀疑和道德冷漠。小品《不能让他走》《扶不扶》《放心吧》共同讲述了做好事反被误解的故事,反映了人们由于缺乏信任、难辨真伪,以致出现“见死不救”“好人难做”等现象。小品以消除误会、友善和解为结局,呼吁“人心不能倒”,倡导重塑人际交往信任,弘扬诚信精神。与这一时期维护和重塑社会诚信的需求相呼应,党和国家提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将诚信纳入公民个人层面的基本价值要求,积极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入法入规,为培养诚信公民和塑造诚信社会提供了重要的价值遵循。